热点事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值得让人深思

字号+ 作者:一郎 来源:网络 2022-03-08 23:58 我要评论( )

一条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就此传来,包丽居然被人发现在北京的某座宾馆自杀。这一消息让北大的整个校园的为之震惊,因为她本是学校中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成绩优秀,为人和善,颇受他人的推崇。

2019年10月9日,北京大学法学院女生包丽(化名)在北京市某宾馆服药自杀,送医救治期间被宣布“脑死亡”。相关聊天记录显示,包丽自杀前,其男友牟林翰曾向包丽提出过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并留下病历单、做绝育手术等一系列要求。包丽母亲认为,牟林翰的折磨是导致包丽自杀的主要原因,而牟林翰对此予以否认。

包丽自杀事件的曝光,引发舆论对亲密关系中的精神控制、PUA、字母圈等问题的关注和讨论。2019年12月13日,北京大学取消牟林翰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

2020年4月11日,北大女生包丽(化名)事件代理律师称,包丽已于4月11日中午去世。4月12日,包丽母亲向新京报证实了这一消息。7月9日,包丽母亲发布消息称包丽男友于2020年6月份因涉嫌“虐待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据南方周末报道,该消息得到北京警方一位内部人士的证实。
北大女生自杀事件
社会影响

2019年12月12日,南方周末发表一篇名为《“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的报道,引发舆论震动。随后,一个名为“凯旋十二”的私人微信公众号发布名为《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长文,一方面探讨报道是否有夺人眼球的不实和不全面之处,另一方面也详细揭露和展现了包丽与男友牟林翰之间的聊天记录,其中充满了大量耸人听闻的言论和话语,引起人们对亲密关系中的精神控制、PUA、字母圈等问题的关注和讨论。其中,被认为以线上和线下等各种方式教男性“PUA”技巧以控制女性的“浪迹情感”,引发广泛关注。

2019年12月13日,“浪迹情感”负责人王环宇、刘欣进行直播,称北大女生事件与他们无关,但他们承担了“背锅的角色”。直播两次被中断,最终无法恢复;浪迹情感的公众号、哔哩哔哩、抖音等平台账号,也在短时间内被集体封杀。

有评论建议,学校应建立心理救济机制,或通过加强“关于爱的基础教育”挽救下一个“包丽”;也有法律界人士探讨对此类情况追究民事及刑事责任的可能。

事件起因

牟林翰与包丽系恋人关系。牟林翰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2015级本科生,曾任北京大学学生会第三十四届执委会副主席。而包丽自2017年9月起任北京大学学生会文艺部部长,是北大学生会第35届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

据事后曝光的微信聊天记录,两人恋爱期间,牟林翰对包丽使用大量侮辱性言语,要求包丽称自己为“主人”,甚至要求她在自己身上纹“牟林翰的狗”,并且录制纹身的整个过程;除此之外,牟某还更进一步地要求包丽“为我怀一个孩子,然后去把他打掉,我留下病历单”或让包丽去“做绝育手术,然后把病历单给我”。对于牟林翰的冒犯和虐待倾向,包丽曾提出警告乃至提出分手,但在牟林翰多次以自杀为威胁等的情况下,最终未能与牟林翰摆脱关系。

包丽母亲认为,牟林翰嫌弃包丽有过恋爱经历,不是处女,但又不想分手,却以此折磨包丽,终致将包丽逼死。牟林翰则先是于2019年12月10日在电话中告知“南方周末”的记者,女友自杀跟他没有关系;事件曝光的12月12日,牟林翰又对“澎湃新闻”的记者称自己是“有责任的”,但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对包丽精神控制。

2020年8月9日,距离北大女自杀女孩包丽(化名)去世已经121天。近日,包丽的妈妈发声称,女儿出事当天,她曾反复10多次向包丽男友牟某翰询问女儿状况,但牟某翰一直骗她说包丽没事。直到包丽的老师告诉她,她才知道真相。
北大女生自杀事件
事件经过

2019年6月11日,包丽在与牟林翰争吵后尝试割腕自杀,但割腕后仍被牟林翰纠缠。
2019年10月9日,包丽服药自杀,当晚牟林翰携同学找到了包丽,自行催吐后送医。救治期间,医生宣布包丽“脑死亡”,但包丽家属并未放弃治疗。截至12月13日,包丽仍处在昏迷之中,据包丽母亲透露,每天差不多要花一万元。

2020年4月11日,北大女生包丽(化名)事件代理律师称,包丽已于4月11日中午去世。4月12日,包丽母亲向新京报证实了这一消息。

事件处置

2019年12月6日,包丽家属向北京大学校团委提交举报信,称牟林翰存在生活作风问题。牟林翰与包丽交往期间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其他信息,对其进行精神折磨。

此外,包丽家属也委托律师,寻求以法律途径追究责任的可能。
2019年12月13日,网传一份落款为“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项目管理办公室”的消息称,研究生支教团项目管理办公室收到关于支教团成员牟某某相关问题的举报材料。学校高度重视,立即启动调查,依据程序,由项目办牵头,联合相关部门成立工作组进行核查。依据《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第21届研究生支教团(2019—2020年度)招募协议书》第三条第4款“甲方服务期间因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管理规定造成恶劣影响的,或严重违反协议约定,或因其他非合理情况致使本协议书无法履行的,乙方有权将其召回,终止协议;被召回者不再享有本协议书第一条约之各项权利”的规定,项目办决定与牟林翰终止协议,并依据协议及相关管理规定,取消其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经向北大多名工作人员求证,该消息属实。
北大女生自杀事件
2020年7月9日18时左右,包丽母亲于在网上发布网帖称,学校(指北京大学)老师告知,6月份牟某某被公安拘捕。南方周末记者尚未从官方正式证实包丽母亲的说法。不过,据北京警方一位内部人士透露,此消息属实,牟某某于6月10日被逮捕,涉嫌罪名是“虐待罪”。

 19年8月,包丽曾趁暑假回广东老家待了8天。聊天记录显示,这次回老家之前,包丽曾对一位室友说要跟牟某某分手,要回去“疗伤”,“我真的想不到再走下去的办法了”“我现在已经对爱情感到厌恶”。 在这期间,包丽与牟某某在微信交流中多次暴发冲突,牟某某曾多次发微信辱骂包丽,最后一次一口气发送四十余条。 牟某某再次扬言要死,他还采取了行动——19年8月9日中午,他将一张刚服用过量安眠药后洗胃的“诊断证明”拍照发给包丽,“你是不是很得意啊,我不敢死,对不对?” 这份“诊断证明”盖有中日友好医院的诊断证明公章,所写患者姓名为“牟某某”,其临床诊断为“过量服用安眠药”,医生建议“洗胃后定期复查”,上面还有一姚姓医生的手写签名。

然而,警方曾就此到医院调查过,牟某某本人也承认是假的。按照牟某某对警方的供述,他辩解说自己那天确实吃了安眠药,只是没去洗胃,之所以把假证明发给包丽,是想让包丽放心,告诉对方自己洗过胃没事了,而不是用来恐吓。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在牟某某此次“自杀”的当天,包丽就彻底否定了自己:“我想让你远离我这种垃圾,我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女孩。”她如此贬低自己,并承认自己“就是一切不好的源头”。 在牟某某“自杀”那天中午,她将牟洗胃的事情告诉了闺蜜,表示“不想看他这样”“我想回去”。 5天之后,她打消了与之分手的念头,回到了北京。包丽母亲说,一直到最后自杀,女儿也没想到那张诊断证明会是假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事件门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